摇篮曲:风吹麦浪,城北往事

昆明发展观·一条路改变一座城
——昆明成长记录系列报道之二: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②

>>相关阅读
开篇“昆明发展观·一条路改变一座城”
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①:咏叹调:北京路,延长的长
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②:摇篮曲:风吹麦浪,城北往事

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③:北京路的现代革命:向北!向北!向北
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④:月光曲·沉睡年代的北市掌灯
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⑤:奏鸣曲·北市区破晓,野百合也有春天
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⑥:协奏曲·彼海,北京路的燃情岁月
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⑦:第四纪:狂想曲·次世代,北市的最终幻想
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⑧:变奏曲:致最后的拓荒者
北京路的最终幻想⑨:北京路实勘:北站以北

[视频]昆明发展观一条路改变一座城之北京路

城北,城市以北。

城北的记忆,从北站开始,那是一个风吹麦浪的广阔村城……

那时的记忆,那时的城北

“北边在古时候,一直都是村庄田地,直到1965年,北京路才修到现在的北站……”

站在火车北站隧道口,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,记忆回到了小时候。小学的我最喜欢在周末的时候,跟在妈妈的屁股后面,脚踩着乱石、伴随着一路银铃的笑声陪她去上班,因为,只有去到位于龙泉路尽头的茨坝,我才有机会走出北站,看看城北的田地。

“北边在古时候,一直都是村庄田地,直到1965年,北京路才修到现在的北站。”云南网络写手、云南电视网策划主任风之末端老师和我们聊起了曾经的昆明城北。“1965年,昆明开通了到贵阳的火车,可以到达北京了,才修了到火车站的路,取名北京路。那时的北边,几乎就没有路,只是沿着盘龙江的江堤可以走到松花坝……”

关于城北的记忆,我大多是从爸爸妈妈闲聊时的回溯和晚睡前的呢喃中得知,那时的北市区,成片的田地,连绵的田埂。每天日出,勤劳的城北居民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,带上工具下到田间,播种、施肥、除虫、除草;老人们来到鸡圈,啧啧称道着生下绿壳蛋的老母鸡,思量着什么时候儿孙们回来给他们做顿好吃的;女人们即使下地也要打扮得干净整齐,把刚从地里收下的蔬菜,装到马车上运到城里。而剩下稍差点的苦菜,除了留下自家当日的菜肴外,都会摆在院子里的青石板上晾晒;孩子们在父辈忙碌的身影中起床,那时的早点还没条件吃到米线、油条、包子、馒头,填饱肚子的,大抵是刚剥下来的包谷棒子,刚挖出来的大白薯,急急忙忙糊拉两下脸,背上书包,吆喝着隔壁的伙伴们,顺着田埂上学去……

水城记忆

“用盘龙江水浇出来的菜特别甜,以前端仕小锅米线的秘方,就是只用张官营种的豌豆尖……”

城北大片的田地,使他成为了昆明城的粮食和蔬菜主要来源地。除了广阔的田地外,城北也有着丰富的水资源。而这其中,盘龙江不得不提。

李文明老师在《逝去的水城》中回忆道:昆明历史上是一座水城。在流经昆明市的最重要的一条河盘龙江上游,有一块九龙捧圣匾,雕刻有九龙环绕,并盖有传国玉玺,相传是光绪皇帝亲笔手书,由云贵总督、兵部尚书、部堂伊里布大人亲自从京城送来昆明的,上书四个大字:“盘江昭佑”。关于这四个大字的解释,一般认为盘龙江及其滇池流域,形成了昆明文化和滇文化的地理依据,中国历代文化都是治水文化,有水运兴则国运兴之说,因此盘龙江的水运,关系到昆明市乃至整个云南省的民运。“昭”在这里看似是天子高高在上的威严命令,但“佑”在这里不如说成是天子对水的恳求。不管如何,“盘江昭佑”奠定了盘龙江作为昆明母亲河的地位。

城北居民的生产生活,主要是靠盘龙江水系来维系。金汁河、银汁河、白龙潭、蓝龙潭等河流、泉眼、水塘……丰富的河道灌溉了北市区的农田,也丰足了北城人民的生活。老昆明城北山多林密,地势又高,水流丰富,好水出于大山,向滇池流去。“曾经在昆明城北盘龙江上游周围有很多酒坊,昆明非常有名的小曲酒就是用盘龙江水酿造而成的。用盘龙江水浇灌出来的菜特别甜,老昆明人一直推崇的端仕小锅米线的秘方之一,当时就是只用张官营中的豌豆尖。”风之末端老师回忆道。

回望曾经昆明的老照片,穿过城区从北而来的盘龙江上,还能看到泛舟江上的繁华。下午四五点,盘龙江两岸炊烟寥寥,这座温和的城市北角落的农妇们,已经开始为劳作的男人们准备晚餐了。那时出入城北的干道只有龙泉路和穿金路,除了进出的马车、稀少的自行车外,不少人选择乘船从盘龙江入城。

旁晚的盘龙江边,不少小酒馆亮起了灯,那时的大老爷们儿相互邀约到小酒馆过过酒瘾。孩子们做完作业后,结伴顺着两侧楼梯来到江边嬉戏。

本站转载文章和图片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,如有版权异议,请在3个月内与本站联系删除或协商处理。凡署名"云南房网"的文章未经本站授权,不得转载。爆料、授权:news@ynhouse.com。

相关资讯

猜您喜欢

参与讨论

登录 注册

热门评论